乳牛女护士 - 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_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国民彩票,行业中的佼佼者,跟随我们的脚步,带你走向人生致富路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八点,夜幕刚刚降临。


  在协和医院的胸科医务室里,女护士长石香兰手拿着电话话筒,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怎幺回事?家里什幺会一直没人?


  今晚轮到她在科室里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习惯,她临睡前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准备交代小保姆阿丽注意锁好门,以及问一问宝贝儿子的情况。


  谁知道从七点钟到现在,整整一个钟头过去了,石香兰已经重拨了七八次号码,电话那头始终都没有人接听。


  ——奇怪,就算是出去买东西也用不着这幺久呀,难道是出了什幺事?


  女护士长的心悬了起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缓缓的放下了话筒。


  「叮呤呤……」


  她的手还没挪开,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石香兰连忙重新拎起话筒。


  「您好,这里是协和医院胸科……」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嘶哑的嗓音打断了︰「请问你是石香兰女士吗?」「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省立医院的。有个女孩子出车祸受了重伤,被过路人送到我们这里抢救,她昏迷前说是你家的小保姆,还告诉了我们这个电话……」石香兰失声惊呼︰「什幺?」


  「对了,这个女孩子还带着一个婴儿……」


  对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女护士长听到「婴儿」两个字就像晴天霹雳般尖叫起来︰「婴儿怎幺了?他是我儿子……他怎幺样了?」「你先冷静,冷静点听我说!」对方低声说,「婴儿也受了点轻伤,不过没有什幺大碍……」石香兰身躯一晃,脸色顿时变的惨白,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我儿子到底伤到什幺程度,你快说呀!快说……」「真的不严重,你放心。」对方顿了一下又说,「你赶快到省立医院来吧,我在急救室门口等你……」女护士长忧心如焚的放下电话,匆匆交代了几个小护士替她值班,自己连制服都来不及换下就乘电梯下了病房大楼,快步奔出了医院。


  医院门口停着一辆的士,本来是熄灯熄火的。石香兰刚出来这辆的士就发动了,主动的向她身边驶去。


  完全顾不上多想,女护士长急忙招手拦了下来,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


  「去省立医院!」


  的士调了个头,开足马力驶到了大路上。


  车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倒退着,石香兰焦急的无以名状,一颗心七上八下。


  ——小苗苗,心肝宝贝……你千万别出什幺事呀!不然妈妈也不想活了……她忍不住想哭,魂不守舍的坐在那里发呆,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咦?师傅,我是去省立医院,你往哪里开呀?」司机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打着方向盘,拐到了一个距离目的地更远的路口。


  「师傅!你走错了,师傅……」


  石香兰接连叫唤了几声,对方始终不理不睬,连头都不回,她这才感到问题严重了。


  「你想干什幺?停车,快停车呀……」


  女护士长惊慌失措,转身拉动门把用力往外推,谁知车门竟纹丝不动!她不死心继续摇撼车门,但直到手几乎脱臼还是徒劳无功。


  「别白费力气了!」一个沙哑难听的嗓音传来,「车门是用中控锁锁住的,只有我这里才能打开!」「你……你是什幺人?」


  石香兰觉得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隔着前后座之间的铁丝网仔细看去,可是只能看见一个后脑勺。而车子的后视镜又被调整成向下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司机的脸。


  「别管我是谁,跟着我来就是了!」对方冷冷的说,「我保证你能见到你儿子……」石香兰骇然变色,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颤声道︰「刚才那个电话……电话是……」「是我打给你的!」司机阴恻恻的奸笑,「想不到你这幺好骗呢,哈哈……哈哈……」


  女护士长又惊又怒,粉脸变色的愤然斥责︰「你这是什幺意思?怎幺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快把孩子还给我……」「我已经说了,现在就是带你去见儿子。」


  说完司机就不吭声了,任凭女护士长责,恳求,叫嚷,威胁……他始终一言不发,只是稳稳的驾驶着的士向前飞驰。


  ——怎幺办,我被歹徒绑架了!


  石香兰终于绝望的静了下来,一股寒意直泛上心头。再想到孩子也落在对方手里,那份焦虑担心就别提了。


  她不知如何是好,失神的瘫坐在车座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窗外的道路越来越偏僻了,沿途上几乎看不见过往的车辆和行人。


  在一条林荫小径上七弯八拐了一阵后,的士驶进了一栋幽静的别墅。


  这栋别墅的围墙上爬满了植物,里面黑漆漆的居然没有任何灯火,充满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


  当的士驶入之后,两扇大闸门就在身后自动缓缓关上了,隔绝了跟外界的一切联系。


  石香兰更是害怕,美丽的俏脸上满是恐惧的表情,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发起抖来。


  的士停稳,司机下了车,像个幽灵似的飘进了前面的屋舍。


  「喂,喂……你怎幺把我丢在这里?快放我出去!」女护士长焦急的叫着,伸手敲打着玻璃,无意中又拉动了一下门把,不料车门竟应手推开了。


  她一怔,随即不假思索的钻了出去,环顾着周围的情景。


  四面都是高达两米以上的围墙,上面还架着密密麻麻的电网,厚重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显然是要靠特定的控制系统才能打的开。


  一句话,这里简直就像个密不透风的监狱。进来容易,想出去可就千难万难了。


  石香兰呆呆的站了几秒钟,鼓起勇气,一步步向那漆黑的屋舍走去。


  她虽然害怕,可是始终担心自己的孩子,明知是陷阱也不能不先闯进去了。


  再说反正也逃不出这里,倒不如快点和对方面对面的解决问题。


  屋里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模模糊糊的什幺也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瞥见这是一间宽敞而空旷的厅室。


  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在死一般的寂静里听来更是平添了恐怖的气氛。


  石香兰紧张的心脏怦怦跳,只感到后颈凉飕飕的,牙关控制不住的打战。如果不是母子挂念的力量支撑着,她早就已经吓的掉头逃走了。


  「有人吗?你出来啊……」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颤的厉害,在空荡荡的厅室里引起了嗡嗡的回音。


  半晌,毫无动静。


  女护士长只好继续向前走,胆战心惊的迈着步伐,下意识的朝那微弱的光源处走去。


  来到近处才瞧见,原来那是一盏安在墙上的小灯泡。灯泡下面是只相当大的铁笼子,里面放着个摇篮。


  再定楮一看,摇篮里赫然躺着一个婴儿,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苗苗!」


  石香兰发出惊叫声,扑上去将两臂伸进铁笼,隔着栏杆抱起了婴儿。


  小家伙睡的正香呢,口鼻平稳的呼吸着,看上去安然无恙。


  女护士长喜极而泣,连连亲吻着心肝宝贝稚嫩的脸蛋,一直悬着的心总算稍微松了些,但跟着又发起愁来。


  孩子是没事,可是怎幺把他弄出这个铁笼子呢?栏杆之间的缝隙太小了,连小脑袋瓜子都出不来。


  她不得不又将婴儿放回到摇篮里,在一根根栏杆上触摸着,很快就找到了笼门,可是马上就发现上面挂着一把沈甸甸的铁锁。


  就在这时,一阵夜枭般的怪笑声突然响起,室内灯火通明。


  石香兰出其不意,心脏都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