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士女友 - 久草在线福利资源站_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国民彩票,行业中的佼佼者,跟随我们的脚步,带你走向人生致富路



作者:xyzycs11 字数:4058

  任由静依牵着我走在大街上,宛如当年那样青涩而亲密。

  此时已是六月上旬,漫漫长夏已经接近尾声。

  临近午时的阳光仍显得那幺毒辣,但是从我脸上轻微拂过的微风却带来了一 丝秋日的气息。

  我们就这样随意地走着,直到静依突然牵着我走进了某家咖啡厅裏,将烈日 留在门外。

  我不喜欢咖啡和茶的味道。

  哪怕加了再多的糖或者别的作料,我仍敬谢不敏。

  再加上我喜欢窝在电脑面前就不肯出门的性格,咖啡厅这种地方,我还是第 一次进……然而,眼前的视线却让我不敢把这样的话说出口……

  「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吧?」

  我知道,静依把我带进咖啡厅,不会只是因为她想吃牛排了而已……

  「还不错,好歹找了份工作,够我混日子了。你呢?这些年过得怎样?还好吗?」

  我的刀叉在笨拙地肢解着盘子裏的牛肉,那生硬地动作和静依优雅的姿态完 全没有任何可比性……应该不会有别人看到我现在这愚蠢的样子吧……

  「不好。」

  「嗯?」

  我干脆停下手上的动作,擡起头,看着静依仍不动声色地将一块切好的牛排 送进自己的嘴裏。

  「一个人的感觉不太好受。」

  静依的与我的视线在空中相遇。

  「像你这幺优秀的女生,应该有很多人追你才对……」

  我低下头避开她的眼光,不愿意让她看出我心中的尴尬……

  「我交过一个男朋友,他很像你……」

  「哦……」

  我不敢擡头,她话裏隐藏着异样的情绪,让我不敢面对她的眼神。

  「连分手的态度都那幺像,那幺决绝……」

  「……」

  「……」

  我无言以对,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令人难堪的沈默……

  「对不起……」

  愚蠢自私的年纪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已经可以理解当初自己到底犯下了怎样 的错。

  「你又不是他,不用说对不起……」

  「……」

  静依话裏的意思太过直白,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了,不说我的事了,没什幺意思。你呢?这幺帅肯定很多女孩子追你吧? 有没有挑花了眼?」

  静依仍旧在优雅地切着她的牛排,语气突然变得轻快起来,字裏行间夹杂着 调侃的语气,似乎刚才那些沈闷的话题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

  「我结婚了……」

  我能看见静依在切牛排的手明显地抖了一下,然后又仿佛若无其事地继续切 下去,只是切了几刀也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反而让牛排上那淩乱的切口把她 的此时的情绪给出卖得一干二凈。

  擡起头,目光再次相遇。

  静依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此时似乎有些失态,随手放下手中的刀叉,自嘲似的 勾了勾嘴角,将视线垂了下去。

  「恭喜啊……你都结婚了,我都还是单身呢……看来要变成没人要的大龄剩 女了……」

  静依低垂着视线,让我看不清她的眼神。

  「怎幺会……」

  我还想再说些什幺,但却都被堵在喉咙裏没办法说出口。

  我能看得出来,那些客套话她现在不想听……静依只是笑了笑,撇过脸看着 窗外,没接我的话。

  「HXH,等会陪我去看电影吧。」

  看看窗外,现在应该超过下午三点了吧,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下一场电影应 该是在晚上7点上映。

  这就意味着我最早也要到夜裏11点才能回到家。

  女友的情绪还不怎幺稳定,让她自己在家独自面对她的弟弟,我总会有些担 心。

  「我等会……」

  可是,当我转过脸,面对静依那故作平静却带着祈求的眼神,拒绝的话被堵 在喉咙裏再也说不出口。

  「好,我陪你……」

  …………

  …………

  晚上七多点,草草吃过晚餐的我们準时走进了电影院大门。

  电影院裏的人比我预料的还要少很多。

  现在人们家中大多都有了电脑,随时都可以看到因此还愿意到电影院来的, 除了急着要看网上还没有的新片的资深影迷,就只剩下把这裏当做约会圣地的情 侣们了。

  今天并没有什幺大片要在电影院抢先上映,所以只剩下一对又一对的情侣零 零散散地分布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今晚的电影没什幺意思,至少在我看来没什幺意思。

  这是一部国产的文艺爱情片,属于看了一眼就知道过程和结局的那一种,所 以我对电影院裏的情况比电影本身都更感兴趣一些。

  电影已经播放了一段时间,环顾着四周,情侣们陆陆续续地都坐下了。

  屏幕上的那一对还在纠结「你爱我为什幺不为我XXX,你根本就不爱我」 这样的愚蠢对话,而屏幕外的情侣却已经没有兴趣去关注导演和编剧为什幺那幺 蠢,身边那位早已等候多时的另一半,似乎比屏幕上除了脸蛋就什幺都不剩的男 女主角有更多的吸引力。

  修长的手指挡住了我的视线。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支手指已经贴在了我的嘴唇上,将手指间 捏着的小东西送到了我的舌尖。

  那是一颗爆米花。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稍微被吓到了,下意识的吞咽动作让我的舌尖触碰到了 停在我唇上的指尖。

  犹如触电的感觉,无法形容。

  手指颤抖了一下,然后仿佛什幺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缓缓收了回去。

  转过头,静依正抱着在电影院门口买的那包爆米花专注地看着屏幕,另一只 手时不时捏起一两颗爆米花送到自己的嘴裏。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她将爆米花送到唇间的时候,我似乎看到她的舌 尖会轻轻触碰自己的手指,那幺自然……或许是我的视线停顿得太过明显,静依 的脸稍微偏了一下,视线也变得飘忽起来。

  像是要掩盖住什幺一样,硬生生把手中的东西塞到我手心裏。

  「给你!想吃的话你自己拿吧……」

  仍是仿佛很平淡的的语气,却很容易能听出好像是在掩饰什幺。

  而递过来的那只手,指尖上还残留着明显的湿润痕迹。

  一瞬间,莫名的气氛在我们之间蔓延。

  在我接过爆米花之后,那只手并没有离开,就这样停在我的手心。

  一切都是那幺自然,恍如已经相处多年的情侣。

  或许是不习惯手裏突然变得空空的,又或者只是不习惯这样的气氛,静依空 着的那只手一直在无意识地在扶手上轻轻挠着。

  仿佛下定了什幺决心一样,平静中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在我身侧轻轻回响。

  「你到底吃不吃……不吃给我……」

  我默然……刚才到底谁硬塞我手裏的……看着眼睛仍盯着前方,手却微微擡 起像是要伸手把袋子拿回去的静依。

  我还是把爆米花袋子递了过去。

  那只手并没有把袋子接过去,只是在带口胡乱地摸索着,却半天掏不出一颗 爆米花。

  不忍心看她脸色变得越来越尴尬,我随手捏起几颗送到了过去。

  静依终于转过头来,却没有接过我手裏的东西,只是慢慢收回手,一脸沈默 地盯着我的手指。

  「像这样餵我吃东西,已经是几年前了吧……时间过得真快……」

  我仍在恍惚回忆的时候,指尖却被两片柔软的嘴唇所包裹住。

  时间的尺度在我们之间慢慢拉长,最后被定格成一幅静止的画面,只剩下我 的心脏在惶恐不安地跳动着。

  此时,我内心深处所期盼的,却也是我理智中所恐惧的。

  柔软湿滑的舌头并没有把夹在手指间的食物吞下去,反而缓缓缠绕着我的食 指,一点一点地把我的手指染湿。

  指尖,指腹,一点一点地陷进去。

  湿湿的,滑滑的,还有点痒痒的,直到食指和拇指完全被含到手指的根部… …理智的堤坝早已崩塌。

  曾经压在心底的感情被掀开,还掺杂着一种异样的刺激感,在我的胸腔裏发 酵。

  那是和女友不同的感觉。

  她并不属于我,却给了我所有属于情侣之间的权限。

  那是占有欲与脱离道德束缚所混合的快感。

  因此,当那两片殷红的唇在我的脖子和下巴上划过时,我没有躲闪。

  嘴唇在空气中触碰,然后融合,散发出浓烈的湿气。

  那是一种与女友不同的体验。

  静依的吻技远远超过了我的女友,那舌头像一条毒蛇在我的嘴裏游蕩,充满 致命的诱惑。

  与只知道被动承受着我侵略的女友不同,静依的动作是那幺主动,仿佛每一 个动作都在叙述着火热的渴望。

  静依的嘴唇并没有在我脸上停下,那灵活的舌头从我的嘴角滑出,向下,湿 热的气息在我的下巴与脖子间来回游蕩。

  湿润的舌尖再次从下巴划过,丝毫没有介意我的胡茬会不会把她弄疼。

  我们仿佛久别的情侣,肆无忌惮地在电影院裏挥洒彼此的情欲,毫无顾忌。

  静依的手不安分地在我的身上摸索着,脖子,后背,腹部,最后停在了两腿 之间。

  于是作恶的手被我摁住。

  「够了……」

  理智仍在挣扎,让我期望自己能守住最后的底线。

  「别说你还是处男……」

  静依擡起头,湿热的气息在我耳边轻轻挠着。

  「你呢?」

  我不甘地回问。

  「你觉得可能吗?」

  她的话裏听不出任何情绪,但我大概能猜到她此时的感受。

  「是你前男友?」

  「不仅仅是他……」

  「很多?」

  「是啊……是不是嫌脏了?」

  静依的声音冷了下来,像是被碰到伤口的猫,敏感而又脆弱,让人心疼。

  我默不作声,仍摁着她的手她的手,却吻向她额头。

  「你觉得呢?」

  「如果我能了解你的想法,现在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静依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语气裏写满了自嘲。

  「我想了解你的过去……」

  静依僵硬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不再挑逗我的欲望,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 不肯放开。

  「我的第一次给了他……」

  「嗯。」

  「后悔吗?那次把我带回家却什幺都不做。」

  那一次……是初三的时候了吧?第一个学期,她去给别人过生日自己却喝的 烂醉的事。

  生日的女主角我并不认识,所以被她拉着一起去的时候还挺不情愿的。

  所以她喝醉了之后,等我们出来已经是临晨一点多,我也就理所当然地把她 带我家。

  家裏只有我们两人,我却把她扔在我的房间裏,而我则在没整理过的客房躺 了一夜。

  「不后悔。那时候我们才15岁。都太小了。」

  「我后悔……如果我主动一点,之后你就不会走了吧……」

  我默然。

  「我还以为我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静依轻轻吻着我的脸,一副温顺的样子,就像当初那样。

  「不会……」

  「假如……」

  「嗯?」

  「假如你没有结婚,你会不会……会不会选择和我在一起……」……这句话 还是来了。

  「会……」

  「这就够了,我很开心……」

  似乎是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静依扯动嘴角,想要凑出一副微笑的表情, 最终却转过脸低下头,只留给我一副被长发遮住的侧脸。

  「为什幺……我终于能放下一切回来找你,却连一点希望都不留给我……」

  哽咽将静依的声音拆得七零八落。

  我默然。

  电影还是结束了。